您现在的位置:open道德真源 >>open道德书籍 >>open密勒日巴大师歌集
Email

 

密勒日巴大师歌集

 

 

第四篇 崖魔女的挑衅

 

  敬礼上师。

  尊者密勒日巴,不顾雅龙咱马村施主和徒众们的殷勤劝请长期留住该地,他遵守马尔巴上师的教敕,独自径往矶重的日乌班八山,一人住在岭巴崖中专心修行。某一深夜,密勒日巴坐位的左边山壁的一条缝隙中,忽然发出擦擦的响声,他起来寻找了一番,但什么也没看见。尊者自忖道:“难道今晚我这个修行者心中出现了幻相吗?”于是他又回到坐垫上安息而坐。从山壁的缝隙中忽然放出一道极强的光芒照射尊者,光中出现一个红色的人,骑着一匹黑色的糜鹿,被一个极美丽的女人牵着走向前来;这个红人突然用肘向尊者身上重击一下,同时一阵令人窒息的狂风也吹向尊者,然后就失去了踪迹。此时那个牵鹿的美女忽然变成为一条红色的母狗,一口咬住尊者左足的大拇趾,不肯放松。密勒日巴知道这是女妖崖魔女(罩森姆)的幻变,唱道:

敬礼大恩马尔巴足。
汝以恶毒损恼心,变幻厉相来扰我,
汝非岭巴崖魔女,此间邪恶女魔耶?
我非婉转善歌者,惟诚实言汝谛听!
青山高高居中央,日月二轮带吉祥,
天宫放光遍十方,普照众生使繁昌。
日月周行四洲时,莫使罗侯[1]作遮障。
东方皑皑雪山巅,白雪母狮带吉祥,
渠乃百兽之领袖,不食死尸剩躯肉,
山边天际现身时,飙雪莫为作损伤。
南方森林浓荫处,斑斓猛虎带吉祥,
为扬勇威不惜命,渠乃百兽之大王,
虎行山径险路时,莫设陷网将彼伤。
西方难胜碧湖中,白腹鳌鱼带吉祥,
渠乃水中善舞者,圆圆金眼妙转者,
湖中觅食四时游,莫用钓钩来伤渠。
北方广大红崖上,雄硕大鹏带吉祥,
渠乃鸟禽之仙人,不伤生命甚稀奇,
山巅翱翔觅食时,莫用网罗将彼伤。
大鹏游处岭巴洞,密勒日巴带吉祥,
渠乃自利利他者,舍弃今生一切者,
发大慈悲菩提心,力求即身成佛者。
当渠一心修持时,崖魔妖女莫伤渠!
我此法歌如金线,具足五喻及六义,汝亦能解妙义否?
作业多端罪甚重,汝应精勤舍恶业,驯伏嗔恨损恼心。
一切诸法皆自心,汝等不了唯心义,
妄念滋扰无穷尽,心性本空若不识,岂能降伏诸魔扰?
女妖女妖莫扰我!速自返归汝来处。

   崖魔女听毕此歌,仍“咬住”尊者的足趾不放。忽然间身形不见,空中忽闻她回答尊者的歌声:

噫戏!稀有善男子!独栖崖洞具勇毅,
堪忍苦行瑜伽士,难行能行甚稀奇!
汝歌所训如王谕,贵如黄金难为酬,
我若以铜来易金,岂非罪过、大罪过?!
我若不能除此罪,所说一切成妄语,
请以片刻注意力,听我譬喻答汝歌。
高高中央天空上,昭昭日月带吉祥,
天人稀有越量宫[2],能破四洲之黑霾;
日月自绕四洲时,何用督促监导者?
日月光明若不失,罗喉岂能作遮障?
东方水晶雪山巅,白雪母狮带吉祥,
驱使百兽如奴役,渠乃群兽之女王。
渠从秃崖下跃时,若非傲慢恃骄勇,
扑杀带鬃蓝狮子,飙雪何能作损伤?
南方浓茂森林中,斑斓猛虎带吉祥,
渠乃百兽之领袖,惯以猛爪杀群兽,
渠行山径险路时,若不骄慢恃暴力,
烁眼斑纹作炫耀,猎阱何能伤害彼?
西方难胜碧湖中,白腹大鳌带吉祥,
渠乃水中善舞者,梵天观赏之宠物,
当渠四游觅食时,不应贪心吞人食,
若不贪心吞鱼饵,作巧东躲并西闪,鱼钩岂能奈渠何?
北方广大红崖上,雄硕大鹏带吉祥,
骄威震摄众飞禽,渠乃百鸟之梵王,
山巅翱祥觅食时,莫贪口腹寻血肉,
若不骄凌振翅威,网罗何能将彼伤?
鹏鸟游集岭巴洞,密勒日巴带吉祥,
自称修行为二利,已发殊胜菩提心,
一心即身成佛道,夸言誓度六道众;
汝虽一心修禅定,深厚习气[3]未尽除,
未能澈了自心故,犹视妄念如怨敌!
若于妄念无取舍,谁能伤汝一毫发?我崖魔女岂能害?
一切妖魔分别生,分别习气自心生,
汝若不能善通达,自心真如之体性,
道不相同不为谋,汝我各自行己道!
汝等不了自心空,鬼魔岂止我一人?
自心若能自通达,一切逆缘成助伴,
汝等通达自心空,我愿为汝作仆从!汝心仍有细分别!
仍需深观自心性,方能悟澈入幽微!
汝等极需断迷惑,切断无明之根源!

   密勒日巴听毕崖魔女的歌唱后,非常高兴说道:“女妖魔呀!你所说的话,完全是对的!完全是真实的啊!我现在来回答你的责问。”

噫戏!聪明崖魔女!汝言真实极真实!
遍寻世间亦难见,较此更为真实句!
我虽足迹遍四方,如是妙歌未尝闻,
百位学者纵聚议,难出较此更胜义。
汝口所出之善训,一如贵重黄金簪,直击我心之痛处;
执取贵物之妄念,内生实执之心风,
无明迷惑之黑暗,一时顿除尽消灭!
我心白莲花蕊开,自心明体如灯耀,正念智慧突清醒!
放眼广大天空时,法性空寂突忆起,于诸实物离怖畏;
眼观日月二轮时,心性光明赤裸见,我于沉掉离怖畏;
凝目巍巍山峨时,不动三昧突忆起,我于动摇离怖畏;
闲观荡荡河流时,力用不断忽忆起,我于意外离怖畏;
目视虹彩耀空时,现空双运忽忆起,我于断常离怖畏;
我观水月影像时,无执自明忽忆起,我于能所离怖畏;
返观自明心体时,突忆瓶内置灯喻,我于痴惑离怖畏;
适听汝妖之善言,自明体性突忆起,我于魔障离怖畏;
女妖女妖甚巧舌!侈谈心性似明达,
果能如实明自心,为何受此女鬼身?!
一味作恶行伤害,昧于因果之报应,汝应断舍十恶业。
我乃勇锐瑜伽士,已超怯弱及畏惧,
我适对汝之赞词,无非讥嘲玩笑语!汝鬼不可以为真!
今夜汝来嘲弄我,我亦酬答相唱和。
愿得依此因缘力,如佛降伏五魔怨,
改过速发菩提心,因地愿力不虚故,来生得为我弟子。

   崖魔女听了尊者的歌,心中生起了极大的信心,就将尊者的左脚趾放开了,以悦耳的歌喉,对尊者唱道:

噫戏!善根瑜伽士!资粮已满修正法,
独居崖处甚稀奇,以大悲眼视众生。
莲花缨络[4]胜传承,我乃彼传之弟子,曾闻妙法如宝珠。
闻法虽多贪欲重,遍游各大瑜伽居,
引导有缘入善道,于具根者授胜义。
我心虽然向白业,此恶报身常饥渴,
遨游世界各城镇,寻求血肉之美食,我心浸入凡人心。
年轻美貌之女子,我皆煽起其情欲;
英俊挺拔之男儿,我皆促使血沸腾;
形形色色之世间,我皆含笑而观察。
我以心神之魔力,促使诸国起贪争,
我以魔体神变力,激动众生使兴奋。
我之居所岭巴崖,此我生平之行径,而今坦白告君前。
你我相遇欣悦故,而今为君歌此曲,
我此净信真实语,供奉瑜伽尊者前,愿聆我歌心欢喜!

   密勒日巴心中忖道:“我应对这个非人[5]仔细审察,然后劝令向善,使她谨守三昧耶戒[6]。”唱道:

谛听谛听汝魔女!上师殊胜弟子劣!
汝习闻思佛法时,虽闻雅句不解义;
谈法论道虽善巧,心不入道无修持;
滔滔空言之高论,不能净汝心中垢。
往昔恶业习气故,今生造罪难数计;
毁犯昔日誓言故,今生变此魔女身;
身受饿逼寻血肉,口出谎言行欺骗,心生不善伤众生;
轻视因果报应故,今生感此恶报身。
而今若思轮回苦,忏悔所作诸恶业,发誓勤修诸善行。
我心如狮无怖畏,亦如大象离忧惧,心无顾忌如疯子,
而今告汝真实语,汝应回报诚实语;
扰我作障及侮弄,汝将自食恶果报;
若结法缘发善愿,来日我当摄受汝。
噫戏!迷蒙妖魔女,善自思惟我教言!
崖魔女听了,突然现身如前,很诚恳的说:
三世诸佛之主尊,大金刚持[7]能仁身,
稀有教法主持者,大菩提心甚稀奇,
我崖魔女具福德,听汝歌训意开解。
我昔发誓上师前,广于佛法作闻思,
未能制伏烦恼故,旋即广作诸恶业,烦恼粗重如火炽,
以此罪行恶业故,感此下劣魔女身;
我于一切诸众生,时或利益时损恼。
自从去岁春季时,汝来此处岭巴崖,
独栖专一修禅定,我心时喜时不喜。
喜故今夜来朝谒,不喜以口咬汝足;
我此无知损害行,如今至诚求忏悔;
今后誓舍嗔恼业,至心虔诚修正法,为修行者作助缘。
祈请大乐宝树荫,尽于未来一切时,
清凉我等之热恼,昼夜刺痛之五毒。
恶业魔女求皈依,依于尊者之教敕,
从今乃至菩提间,尽除损恼嗔恨心,
为瑜伽者作护法,为修行者作助伴,
为成就者做仆媵(yìng),为学佛者作顺缘,
为持戒者作朋侣,守护佛教作承事。

   崖魔女发此善愿后,并立誓修持一切定慧,不复再作损恼他人之事,对尊者也生起了极大的信心。密勒日巴为摄受崖魔女,唱道:

我乃弃世修行士,胜妙上师之法子,
心贮口诀如宝藏,诚心一意习禅者;
法性瑜伽我现证,为诸有情之慈母,
坚毅精进之模范,持守释迦宗风者。
我乃菩提心精髓,圆满无边慈悲者,
我以慈悲消嗔恨,住此修禅岭巴崖,专心一意无散乱。
汝心喜我是迷惑,汝不喜我乃恶嗔,
噫戏!鬼魅妖魔女!汝之我执大于己!
汝之分别多于己!汝之恶念胜于己!
妄念使汝常掉举,习气使汝难自主!
我今与汝略谈鬼,执鬼为实成损害,了鬼为空趋大道,
知鬼法性即解脱,若知鬼魅即父母,是能善持佛陀教,
若知鬼魅即自心,一切所显成庄严,之此一切得解脱。
女鬼我今训示汝,摄受于汝为我徒,命汝坚守密宗戒,
汝应依誓而行持,慎莫违我三昧耶,金刚大持之戒律。
勿扰具大悲心士,于彼身口意三业,不得损恼作障碍,
汝若违反此誓言,必堕金刚地狱中,
此三昧誓极要故,汝应至心诵三次,思惟其义如律行。
你我今日之善会,乃由昔愿所感召,
以此善因愿来生,相会大乐净土中,究竟广大不思议。
彼时汝具菩提心,为我徒众之首座,金刚萨陲之淑女。

  崖魔女受了尊者的三昧耶戒后,向尊者顶礼及绕行多次,发誓以后决定依从尊者的一切训示,然后如虹般消失于天空中。

  第二天清晨曦日初升,崖魔女率领她的男女兄妹眷属,以端庄美丽的身形和装饰,带了许多供食来到尊者面前,为尊者作了各种会供及承事后,崖魔女说道:“我因往昔恶业力故,今生感此女魔之身,因为我的习气凶恶故,常给他人不良的影响,我的心肠也很不好,所以对您竟加以嘲弄,请您慈悲饶恕我。以后凡是您得训敕,我一定遵行,为作仆从。现在我请求您慈悲把心中所证得的了义法[8]向我们开示一下吧!”崖魔女继续唱道:

尊乃福智种性子,勤聚资粮禀宿根,
具妙传承大加持,坚毅精进修行者,
堪忍独居大勇者,勤修甚深大法者,魔来作障不可得,
一切外显诸魔境,无非气脉内动相,幻化游戏之妙观,
我等魔众与汝心,融汇一如何可分?
由昔善愿今得遇,往昔我虽曾拜谒,百千成就瑜伽士,
惟于尊前得加持,真实受恩得法益,魔女微言祈垂听。
小乘之教不了义,受者心中转迷惑,克服烦恼甚艰难,
其法银样镴枪头,遇违缘时无用益,
一如浮夸之美男,逢危难时抱头窜。
己不能行之上师,不能自利反招嗔。
尊乃诸佛之化身,现证了义法性者,
祈以口诀之妙歌,开示我等甚深义,
引导我等众兄妹,趋入了义究竟地;
以金刚句[9]妙义理,开显大智及光明!开显最胜之光明!
甚深了义秘密因,闻后决不堕恶趣,
修持决不堕轮回,祈勿留遮明开示!

  密勒日巴道:“依我看你们现在恐怕仍旧不能修了义教法吧!如果你们认为可以,就必需把生命交付给我,同时坚决地向我发下最重的誓言!”

  崖魔女兄妹眷属果然依言发下重誓,把身心生命全部交付尊者,发誓今后听从尊者的训示,并为一切学佛者作护法和助缘。

  尊者应彼之请,宣说《了义消融法二十七喻》:

秘密诸佛示现身,难可言诠大译师,具恩父师前顶礼。
我非夸耀善歌者,而汝魔女勤劝请,
唱兮唱兮勤劝请,无奈我今为汝歌,试唱法性实相曲。
雷震电闪与云霭,此三皆由虚空生,亦皆消灭虚空中;
虹彩蒙气与蒸雾,此三皆由苍穹生,亦皆消融苍穹中;
蜜浆鲜果与稼禾,此三皆由大地出,终亦消融大地中;
森林树叶与花薇,此三皆由山峦出,终亦消融山峦中;
水漩水流与水湖,此三皆由大海出,终亦消融大海中;
习气贪欲与执著,此三皆由赖耶[10]生,终亦消融赖耶中;
自证自明自解脱,皆由法尔心性生,终亦消融心性中;
无生无灭与无言,皆由本然法性生,终亦消融法性中;
见鬼执鬼鬼妄念,皆由修士自己生,终亦消融自身中;
一切障碍心所变,自现幻境本虚寂,
修士若不了彼空,执有实鬼成迷惑,迷惑根本源于心,
若能洞见心体性,即见光明无来去!
一切外境所显现,皆由迷乱心所生,
若能深观外显体,即证现空不二理[11]。
修行本来是妄念,不修亦是大妄念,修与无修本不二。
能所二见迷乱本,若达究竟离诸见,万法毕竟不离心,
心如虚空不可得,穷究法性理如是。
汝应一心勤观察,超离分别之正见,安住无整无散境,
行住坐卧一切时,荡荡无执无滞碍,
如是行持必得果,远离言诠与希惧。

汝应如是修正法,我无多暇唱空言,
魔女汝应息妄念,寂默无言宽坦住!
为酬汝请歌此歌,我此疯人之狂语,
魔女如能勤受持,饥时必享大乐食,
渴饮无漏胜甘露,为瑜伽士作助伴。

  崖魔女和她的眷属都对尊者生起了最胜的信心,顶礼绕行尊者多次,对尊者诚心表示感激后,如虹彩般的消失于无形。以后崖魔女果然如誓护卫住在岭巴崖修行的瑜伽士,如法予以种种助缘,无复作任何障碍或损恼。

  以上是岭巴崖之崖魔女的故事。

  本篇注解:

  [1]罗侯:即罗侯罗(Rahula)之简称。古代印度的神话皆以为日月蚀之现象为罗侯罗(天狗)在吞食日月,佛教亦随顺世说,常用此神话作为譬喻。

  [2]越量宫:或译作无量宫或天宫,喻其空间之大,超越限量,或不可测量也。

  [3]习气:此就佛学言,指多生多劫以来所累积于潜意识或阿赖耶识中之习气(梵文)(Vasana),尤其指俱生‐‐或与生俱来之习气。就唯识学言可以说一切诸法及生死涅槃皆由习气所造成。心理学家论人格(Personality)时,亦着重由学习而形成人格及行为,唯缺乏宗教之意义耳。习气之重要性在修习定慧时更能切实的体会到。

  [4]莲花缨络:大概是莲花生大师的别名,莲花生大师为旧教宁玛派之始祖,西藏之有佛法,莲花生大师厥功最伟。

  [5]非人:藏文米马印(Me·Ma·Shin·)指一切精灵及天人、妖魔、善神皆可称为米马印(非人)。但米马印亦指一种专门的鬼神,西藏之神鬼名称都得惊人,其名称及词藻之丰富恐怕是世界第一位,西藏之鬼魔学(Demonology)为一极复杂,极有趣味之学问。

  [6]三昧耶戒:梵文(Samaya)为“无越”,即不可超过此界限之义,此即密宗之戒律也。小乘戒律通称为毗奈耶(Vinaya),密宗戒则称为三昧耶,或三昧耶戒。

  [7]金刚持:藏文多杰羌(rTo·rJe·hChan·)直译为持金刚之义。一切密法之出生处为金刚持;即:金刚持为一切密乘之初祖,以此意义而延伸到弟子应视上师如金刚持佛,因上师乃密法之出生处故。

  [8]了义法:众生根器不同,所需之法亦不一,因此佛菩萨必须宣说高低、权实不同之法以适应众生之需要。因此,法之内容相差很大。权教:即权巧说的方便之法,亦名不了义教或不究竟教;实教:即真实流露如来境界之最高法教,又名了义教或究竟教。

  [9]金刚句:大概指密宗所习用的文句,或者是指那无可动摇,不可变更最宝贵最坚实之金刚义理。

  [10]赖耶:此处大概指阿赖耶识,或第八识;但藏文滚依(Kun·gShi·)不一定指阿赖耶识,有时指法性。滚依(Kun·gShi·)直译为一切根,一切种,或一切因,故可用作阿赖耶识,亦可用于“法性”,盖取一切法由法性“生”之义也。

  [11]现空不二理:显现外境山河大地草木事物之一切色法即是无生空性;现空不二亦即心经所言:“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”。或色空不二之义。

 

返回目录

Copyright © 2001-,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daode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