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open道德真源 >>open东方阳熹心语集
Email

 

东方阳熹心语集

 

一一一、如何正确理解忍辱行与民族正义

  
  以下是若水同学的来信:

  东方老师:您好。今天把您的心语集之《君子不成人之恶》又认真看了一遍,也非常赞同老师文中的观点:圆融教理,明辨是非,不可成人之恶(不知理解的是否正确)。但无意间又看到如下一段文字:

  佛陀说:“输卢那人性情凶暴,好勇斗狠,他们当面骂你、诋毁你,你怎么办呢?”

  富楼那说:“世尊!他们骂我、诋毁我的时候,我心里会想着:这些输卢那人很有智慧,对我很好,只痛骂我一番而已,因为他们可以用手打我、用石块丢我呀。”

  佛陀说:“如果他们用手打你、用石块丢你,你怎么办呢?”

  富楼那说:“世尊!他们用手打我、用石块丢我的时候,我心里会想着:这些人很有智慧,对我很好,只用手打我、用石块丢我而已,因为他们也可以用刀杖来伤害我呀。”

  佛陀说:“如果他们用刀杖伤害你,你怎么办呢?”

  富楼那说:“世尊!他们用刀杖伤害我时,我心里会想着:这些人很有智慧,对我很好,只用刀杖伤害我而已,因为他们还可以把我杀死呀!”

  佛陀说:“如果他们把你杀死了呢?”

  “世尊!如果他们杀死我,我那时会想着:佛陀教导我们要厌离身体这个臭皮囊,现在这些输卢那人很有智慧,对我很好,帮助我解脱这个朽败的身体,我实在要感谢他们。”

  佛陀听了富楼那的话,赞叹道:“善哉!善哉!你能够忍辱而柔和,你有资格去输卢那的地方度化众生,帮助他们达到灭苦的目标”。

  看完这段话使得学生又陷入了困惑,按说佛陀之言定不会错,可照上面富楼那的逻辑,那中国的抗日战争似乎完全就没有必要,甚至还要在心里这么想:这些日本人很有智慧,对我们很好,只是用枪炮敲开了我们的大门……学生觉得即便是最彻底的汉奸,也不会说出这么无耻的话。学生想问的是:我们对于人生际遇中的恶,究竟是当区别对待还是统统逆来顺受、忍所不能忍,佛法中的“忍辱”法门真谛究竟如何?如何真正的去忍辱?望东方老师百忙之中能给予开示,谢谢!

 

 

  以下是本人的回复:

  佛法没有错,错在人们偏颇的理解。佛说法不仅有因时、因地、因人之别,亦有胜义谛与世俗谛之殊,我们后人在学习佛经时不可以偏概全,更不可断章取义,应按照佛的教导,通过四依止,即“依法不依人。依义不依语。依智不依识。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。”加以衡量和判断。

  如果按照《君子不成人之恶》一文中,那种不明佛法真义,不辨是非善恶,一味抱持“憎爱不关心,一切皆因果”者的观点,那么人类社会也就不存在本分、义务、责任、法律,以及各种的道德伦理观念了,士兵、法官、警察、医生,也都可以废而不用了,反正一切都是因果。病人到医院看病,医生会对你说:“病怎么不长在他人身上?这是你的因果,何必要治呢,受了吧!”士兵遇到敌人入侵,举手交枪说:“这是我们国家的因果,你们到我们国家可以随意烧杀抢略,正好帮我们了因果!”人们遇到不公正的事情到法院打官司,法官会对你说:“这是你们之间的因果,受了正好了循环,还打什么官司啊,忍了吧!”警察遇到抢劫、强奸、杀人的事件时,在旁边袖手旁观的对受害者说:“这是你的因果,他怎么不抢别人?不强奸别人?不伤害他人呢?自作自受吧!”如果人人都抱持这样的态度,人类社会还能够正常的延续吗?

  佛法本身并不会发生毁坏,佛法因人而毁坏。而毁坏佛法的人,既不是不懂佛法的无知者,也不是真知者,恰恰是那些未悟言悟、未证言证、不懂装懂、自以为是的讲法者!

  当一个民族出现信仰危机的时候,也为邪教,以及某些被邪恶势力所利用,别有用心的人制造了温床。一些社会“精英”、“大师”、“大德”,披着宗教、和谐、科学、真理、正义的外衣,实际上宣讲的却是愚昧、迷信、谬误、违背科学、危害民族精神的歪理邪说。如果民众普遍接受了这种错误的思想理论,必将导致民族陷入新的灾难!

  人类不应该有国家、种族的分别,是从理法界、即产生万物的本源上来说的。从事法界说,国家、种族等种种不同的形式永远是存在的。我们不但不能否定这种存在,而且只有尊重和维护这种形式的正常存在,才能够保持万物的和谐。万物的不同存在形式,就如同人体的五脏一样,没有这些不同形式的存在,以及彼此之间的相互制约、相互合作,人的生命还能够存在吗?由此说来,我们能够否定和消灭这种不同的存在形式吗?

  对于忍辱行与维护事物正常存在规律的义举来说,我们应该因不同的人、不同的情况、从不同的角度来解释这个问题。这位同学来信中引用的佛和富楼那的对话,是从理法界(万物的本质、精神、自性的本体)而论的,读者不可片面理解、一概而论。

  从理法界来说,忍辱行是学佛者开悟见性,了脱生死轮回所必须的功行。因为从理法界来说,一切众生都是平等的,是没有分别的,是同一性体的关系,所以一个学佛者不能忍辱,心存怨恨和人我的分别对立,此不仅不能开悟见性,返本还原,而且还会种下恶因,与对方结成冤亲债主,生生世世的循环相报。

  从事法界来说,人们必须敦纲常,守伦理,尽其自己的本分。每个人都是宇宙精神的一个分子,每个人必须遵守万物的基本准则,尽其自己的本分,才符合宇宙的和谐机制,这也是保证个人和宇宙万物和谐的根本。身为士兵,就要保家卫国,英勇作战;法官要明辨是非,别错判、误判、徇私枉法、冤枉无辜、放过了坏人;警察要多抓罪犯,保护民众利益,维护社会治安;医生别见利忘义,要尽职尽责、救死扶伤……。

  一个对自己的国家和民族都没有爱心的人,还能够爱天下的人吗?一个对天下没有爱心的人,他会真心渴望并献身于人类大同和世界和平吗?义是五常之一,也是人类必须具备的品质之一,亦是宇宙维护其自身和谐体系的要件之一。一个人无私帮助自己的家人、兄弟姐妹,是小义;救国家、民族、天下于危难,则是大义。琉璃王欲出兵攻打迦毘罗卫城,血洗释迦族,释迦牟尼听说后,为了阻止这场战争,他盘坐在琉璃王进军的道路上,用自己的躯体和德性的光辉,阻拦住了琉璃王的千军万马。虽然释迦牟尼先后进行了四次阻拦,最终却没能阻止住琉璃王的杀戮,但通过这件事我们可以看到,释迦牟尼佛是何等的慈悲,何等的勇气,何等的伟大啊!

  学佛最终是要归于中道、合乎中道。而中道是心地的功夫,非关事相上的善恶、有无、好坏等等,故菩提达摩大师在《血脉论》中说:“佛不持戒,佛不修善,佛不造恶,佛不精进,佛不懈怠,佛是无作人。”。王**善人所说的:“必须做一件事,了一件事,行一条道,了一条道,钻进去还能钻出来,不被世网迷住,才能赎出身来。”;以及《菜根谭》中所说的:“以幻迹言,无论功名富贵,即肢体亦属委形;以真境言,无论父母兄弟,即万物皆吾一体。人能看得破,认得真,才可以任天下之负担,亦可脱世间之缰锁。”亦是此意。

  对于那些已经见性者的人来说,他们嬉笑怒骂、惩恶扬善,自有其道理,非关迷悟,凡众莫从事相上生解,对其道是道非。对于未开悟见性者来说,先要老老实实的做功行,扫三心,飞四相,放下各种的执著妄想,若是整天迷于世事,纠结于世间彼此的是非善恶,决无解脱之理,故六祖惠能大师告诫学佛者,要“憎爱不关心。长伸两脚卧。”

  但同时《六祖坛经》中又说:“见性之人。言下须见。若如此者。轮刀上阵。亦得见之。”此是说,对于真正见性者来说,即使是打仗作战,冲锋陷阵,也不会影响他自性的光明。一般的学佛者由于不了中道,所以不是著这边,就是著那边。执著,就是迷惑。例如:一些人听说要尽本分和伦常道,便一头迷在事业和家庭儿女上,反而把无形无相、清静光明、主宰万物的本性给迷失了;一听说要放下一切的执著和挂碍,要修忍辱行,去除我相、人相,便又落于空一边,到头来不仅丢掉自己的本分和职责,甚至是非不辨、好坏不知,连待人接物都不会了。

  忍辱行的最高境界是无生法忍。但忍辱不是目的,忍辱的目的是为了明心见性、合乎中道。既然是中道,就不是人们通过善恶、有无、空色、是非、入世和出世等二元的思想观念所能理解和涵盖的。

东方阳熹
写于:2011.10.02

返回目录

 

Copyright © 2001-,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daode.org